悬壶

魂[镇魂/巍澜]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是剧版和原著的混搭脑洞

赵云澜从未想过他能在中元那一天能在灯里看到陈旧的玻璃外出现一个星星落落的魂魄,渐成了沈巍的模样,像李茜的奶奶一样,轮廓逐在消散却拢住他的灵魂,他觉得自己应是看走眼了,沈巍这号无魂之人又怎会生出如此动人心弦的魂魄。亮光映在赵云澜的脸上,刺入了乌黑的瞳孔,在眼珠上反射出了奇异的色彩,温润的液体盛在这般美景中,却将在视网膜上形成的像打得模糊不清。赵云澜不肯低头,既怕眼前的一切是梦,又怕眼里泪落下来。
“沈巍,沈巍,小巍……呜…是你吧…”
一遍一遍,重复的叫着这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名字,他实在太想他了。青筋在额上浮现,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云澜,别哭。”
沈巍的声音,好像来自远古,沙哑斑驳,不真切地在耳边回响。赵云澜引以为豪的自制力终是在其面前崩溃瓦解,眼泪不受控制地滴下来,顺着面颊,与他狰狞痛苦的表情混合在一起。
许是觉得丢人,赵云澜不再看沈巍,低下头,眼泪便不经过脸,直直从眼睛中滴落,掉在地上,烧在沈巍的心上,魂上。
灼了他准备已久的心态,伤得体无完肤。
沈巍那似受风烛焰般不断摆动的灵魂轮廓也不易察觉地战栗。
他怕赵云澜哭,他怕赵云澜受委屈,他怕自己和他像牛郎织女,一年见一面。到头来,原来最自私的还是自己。
赵云澜用手撑着地,向玻璃摇晃走去,指尖在玻璃上不断摩挲,试着去触碰外面流萤样的魂魄。沈巍也靠近回应这在镇魂灯中受无尽轮回折磨的爱人。
赵云澜想,原来大煞无魂之人也能生魂,且这灵魂比凡人,比他见过的世间一切人情世故,善恶智愚,比昆仑见过的任何山野风光,海川湖泊都要明媚,引人。
功德的小字在沈巍身上环绕,不再像还是斩魂使时会消失不见,赵云澜觉得这样的他看一辈子,看永远都不会厌倦。
猛地,灯外的魂魄突然烧起来,像一团烈火,着亮了周围,赵云澜顾盼四周,从他指尖开始的地方出现了裂缝,越来越长,向四周蔓延,他去找沈巍,可那灵魂却自顾自地烧个不灭。
镇魂灯碎了。
赵云澜的身体在黑暗中不断下坠,零星的玻璃碎却在逐渐上升。
时间过渡间,玻璃碎变成了玻璃片,其间浮现着不同时期的赵云澜和沈巍,他们相见,然后分开,重复如此,没有尽头。
玻璃一片片的,像扎入他的心口。
“老赵,老赵,醒醒!”“赵处,你可千万别有事啊!”“别胡说!咱镇魂令主血可厚着呢!”“诶诶诶!看老赵醒了!”
赵云澜感觉头昏昏沉沉,旁边的人声不断,他挣扎了下,不情愿地把眼睛睁开,对上的便是沈巍隔着玻璃片都透出担心的眼睛,柔情快从中溢出来。他身后是特调处的众人,个个眼皮子熬地肿肿的。
赵云澜有些怔神,突然咧嘴,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好了,好了,我没事,大家该干嘛去干嘛去,昂~我没事。”
蛇兽人鬼具散,赵云澜回眸看了眼沈巍,笑起来,扭头走去了他的小阁楼。
他看见,沈巍的两个肩头,和头顶,有三簇新生的小魂火正燃烧熊熊。

我实名吹爆教你一分钟人肉搜索
太瘠薄棒了!!!
我一身鸡皮疙瘩为它掉
在评论里放了链接
一定要去听啊!!!
强烈安利

开心起飞 @愈合
梗源p3